2018-03-17

二战导火索一个人的婚纱照,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美好生活研究会

一个人的婚纱照,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美好生活研究会



披上婚纱的那一刻,幸福满满
在我的理解里,婚纱照原本是这么一种东西宝瓶座流星雨。
那个相机没有那么普遍、拍照要去影楼的年代,因为结婚这件大事,可以租件礼服、把好看的首饰叮叮当当全挂在身上,奢侈一把留个纪念,然后洗一张大幅相片镶好框,挂在客厅沙发的正上方,对面一定摆着一台庞大笨重的电视机,还得罩上粉色荷叶边的罩子。

(比如说把类似这样的相片镶好了挂起来)
最关键是,两个人都要在婚纱照里以含情脉脉的姿态出场。
在这个手机都能拍大片的年代,婚纱照还是得拍,尤其是结婚这件难得可以花钱不手软的大事,什么环球旅拍海柴角,海角天涯没有去不了的地方。
更夸张一点往往要婚纱礼服一套,日常居家再来一套写真,加上婚礼当天还来一套,没有了解过具体行情,但想想没有个几万肯定拿不下吧。

阿姆斯特丹酒店前草坪
严格来说,我的这些应该都不算婚纱照,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个人(P先生最多出镜一只手臂,像这样)

只不过刚好去欧洲、刚好对方是摄影师,又觉得白裙子穿一次太浪费,毕竟平时没事不可能穿上街溜达啊。但又不太能接受一帮人闹哄哄的旅拍,把好端端的二人世界搞成旅游团。
我俩对非要拍一套装着“奇怪衣服”的合影倒是没有执念,一个爱拍,一个爱被拍,所以就这样了惠阳中山中学。
装备
婚纱礼服:淘宝上定做的中档价位大裙摆露背式,超有经验的婚纱摄影师沉白白(欢迎大家去意大利找她拍照魔刀丽影小说!)推荐的一家质量不错的店铺,1000元左右。(但实践下来,旅行还是不要带蓬蓬裙的矢口真里,半个箱子就占了,修身鱼尾裙摆之类的更好)
头纱:淘宝,30元左右就能搞定,带发夹的。
鞋子:反正裙摆会遮住,一直穿好走路的cros凉鞋

家里试装照
然后把这些往大背包里一塞,就出发了。
维也纳
两个人都没有任何拍婚纱或被拍的经验镰田紘子,于是问旅舍前台的姑娘炼宝天尊,附近有没有在高处比较适合拍照的地方。姑娘指了个方向,说走过去没多久,于是我们就傻乎乎地上路了。
在第二个街角就碰到了摄影师中意的场景。然而不自在是需要克服的第一大困难,摄影师命我绿灯时从路对面走过来,尽量自然。没有专业人士在一旁救场,全凭感觉在摸索。

维也纳街角
于是被摄影师骂了个狗血淋头,“平时不是好好地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又是尴尬脸!”
“刚才光线那么好,你表情超僵硬哎。”
提着大蓬裙走在路上委屈得要死,“人生中第一次穿这种衣服哎,根本不可能像便服一样迈开步子在路上走啊!时刻要注意脚下否则踩到裙摆会摔倒啊!还怎么做出表情啊。”
而且感觉摄影师更在意错过了一束完美的光,而不是关心我,简直想掉头回旅舍脱下这身烦人的衣服算了隔云勿相望。

维也纳美泉宫
大概走了块2公里,路过一个小森林一样的公园,试拍了几张,终于稍微找到一点感觉,但其实憋屈得想哭。
又走了2公里,终于到那个叫美泉宫的地方了,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打理得一丝不苟的欧式花园。
有点惊叹,刚才的不快也稍稍忘却,接下来的任务是拖着大裙摆爬上一座小山丘。

日落时分
黄昏的坡顶还蛮美的,真适合在草坪上躺下来,回忆一下在维也纳取景的《爱在黎明破晓前》,可惜不敢,就是光走路,裙摆的几层纱里就钻进了好多虫子。回酒店后捉了好久啊!

美泉宫坡顶
布拉格
光很重要,几乎是最重要的。
布拉格这天决定试一下早上拍照,平时我大概10分钟就能搞定洗漱出门,但毕竟是婚纱么,还得换个隐形、整个头发和淡妆。
跟那些5点起床精心打扮的姑娘相比,我这个不会化妆星人简直就是素颜,自己随便涂了个唇膏、绑好头发就出门了,所以就出来这么质朴的样子。

质朴到不敢相信是婚纱照,但还蛮喜欢的
清晨的查理大桥没什么游客,但是沦为婚纱照的热门取景点,前面一个小分队,灯光师、化妆师围着新人团团转,桥下河边又是一对正在受摄影团队指挥的。

只有我俩单枪匹马,远远就看到婚纱团队投来“看不懂”的眼色——大概男伴临阵脱逃,姑娘一气之下,自己带着摄影师跑来拍照。

出镜了一只手的男伴兼摄影师
阿姆斯特丹
早起是痛苦的金恩荣,更痛苦的是在荷兰7月还如此寒冷的清晨早起,还只能穿着一件大露背的裙子出门。

巴士里的乘客并没有注意到我的白色大裙摆有什么特别,人们都睡眼惺忪赶着去上班。

纬度高的地方果然人都阴郁了
到底还是起晚了,幸好那天比较阴,光线不算强,但是很疲惫啊完全没有摆出撩人姿势的心情缩写猴王出世。
那天的照片整体感觉就是一个词——要脱单了好忧伤。二战导火索

布列塔尼
因为在巴黎一直很焦躁,所以直接取消了拍照计划,但巴黎也没什么好拍,大都市相对拍摄难度更高,人真的很多啊,交通也不便。
布列塔尼当地的朋友开车带我们去了曾被评为法国最美小镇的LaClarte,面对这一片比人高的紫阳花墙,已经失态地扑上去了,袖子掉了陆雨棠,鞋也露出来了。

可惜那天隐形眼镜没带好,导致所有的照片里视线都是迷离的。

紫阳花小镇后,又到了玫瑰海岸,长满紫色的小花和野草,巨大的岩石,对这个地方喜欢得不得了。
简直后悔穿着难受的婚纱裙过来,不然坐下来吹吹风,多享受啊!

其实到最后看下来,倒是毫无经验的第一天拍出了更多喜欢的照片,天藤湘子大概体力还充足、对婚纱还有新鲜感,后面就越来越意兴阑珊了,巴不得快点拍好了事。

而且摆拍嫌疑过重,动作就那么几个,还总是一个人出镜,愈发觉得没什么意思,真是要向那些旅拍的婚纱摄影师和新人模特致以敬意。

回看欧洲拍的一些照片,最喜欢的是布拉格的黄金巷还有维也纳的咖啡馆两张鸡肉炖土豆,自然无修饰,穿着自己最舒服也最习惯的衣服刘庆朋,以最熟悉的姿态。
一切都刚刚好,这才是一张好照片的味道。

果然还是最喜欢这样的自己郝笛啊!

文章来源:叶酱的孤独星球
ID:yejiangdelp


· 今 日 互 动 ·
你所喜欢的婚纱照外景拍摄地是哪里?
欢迎去底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