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30

二氧化硫化学式一个实验的诞生-饭团观影

一个实验的诞生-饭团观影

“影响了人生命运的选择,不是在某个重要的关头,或是某些很大的事情上,而是在一些很无谓的事情上”
“我相信任何事情在拍板之前都会有无限的可能性”。
——韦家辉(影片《一个字头的诞生》导演)
《一个字头的诞生》由韦家辉执导,杜琪峰监制,于1997年3月在香港上映,该片被誉为「银河映像」开山之作。(指奠定「银河映像」创作方向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影片)
1997年的香港,时值“九七回归”和“香港电影已死”等社会现实与电影市场双重问题的内忧外患下仙国大帝吧,韦家辉、游达志和杜琪峰等人联合创立了「银河映像」电影制作公司。

随着后期《枪火》《暗花》《放 · 逐》等摆脱香港传统黑帮片的“后新浪潮”阶段影片的涌现,人们不禁对这类风格凛冽迥异、手法荒诞乖张,却又暗含力透纸背的隐喻与思辨的“另类”黑帮片不吝赞赏,称「银河映像」出品的一系列影片有香港电影复兴之象。
【银河映像】 出品
同时「银河映像」也为传统黑帮片(《英雄本色》系列、《古惑仔》系列)和新世纪警匪片(《无间道》系列)做到一个承前启后的作用。

【银河映像】 出品
而影片《一个字头的诞生》,则为「银河映像」奠定了相当重要的创作方向和影像风格,同时它作为一部实验影片,在国际电影上也做出了某些领域的先锋性开创。
癫狂的视觉奇观
扭曲世界的呈现
影片广泛采用大广角、手持摇晃摄影、甚至倒拍的形式,对画面予以呈现。如片头7人在饭馆里,很难展现所有人的动态,摄影机便放在桌子中间,进行360度的来回摇摄,对整个对话进行了“鱼眼”观察。7名谈话人的面孔在镜头的摇转中不断地发生着夸张的畸变,7个人语无伦次的推杯换盏中,让观者很难融入这场对话,更难摸清每个人物的特征,只能大概了解接下来的故事便会在这7人身上发生。
而这正是导演韦家辉的意图:对观众采取间离态度。而这也是本片实验性的所在。桑拿店的打斗戏更是将这种超现实的影像处理手法发挥到极致。7人在桑拿店按摩后没钱付款,于是便和众店员厮打起来,这时摄影机完全倒置,对这场长达1分多钟的混战进行手持长镜头倒拍!在毫无调度的手持摇晃中,打斗显得异常混乱,再加上违反人类视觉习惯的倒拍,使得画面虽呈现在眼前,观众却完全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川端侦探社。
同样,这也是导演的意图:在需要观众参与并激动起来的高潮时刻完全摒弃观众,根本不让任何观者介入其中形成共鸣,形成对观者的完全疏离。这种意图挑战观众的姿态,却暗含戏谑的喜剧性。因为导演在对香港传统黑帮片的打斗拍法予以了尖锐批判局外人朝小诚,尤其是当时大行其道的《古惑仔》系列。如此充满荒诞甚至癫狂的影像风格在该片中随处可见,导演也以此构建出一个扭曲狂悖,黑色戏谑的异象奇观。
隐喻的宿命探讨
情节岔口的设计
说到情节岔口,广为人知的多是德国导演汤姆·提克威的《罗拉快跑》(1998),而《一个字头的诞生》却在1997年上映。

虽不能说汤姆·提克威一定看过本片,蒋多多但凡选择以此种结构进行叙事的影片,一定或多或少含有宿命论的意味。本片对此的表达也更具现实意义。全片共有两次情节岔口大圈仔,形成三次叙事,皆是以黄阿狗(刘青云)在一个摊铺算命时手表的转动开始。
电影时间分配上大致划分为:前30分钟为第一次叙事,故事结果是由于黄阿狗的过失,几位兄弟全都惨死在湛江。中间50分钟为第二次叙事,故事结果是黄阿狗选择坚守道义,通过不断的抗争最后被台中老大钟意,选为一字头(社团)老大。
最后10分钟再次回到算命摊铺常州博爱医院,算命先生的话音在此刻予以呈现。三次循环叙事并不复杂,但在情节的返回和补充中,主人公阿狗的人物弧光便得以凸显脆皮情书。第一次的他充满懦弱异界狂龙,并和其他人一样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再加上自己技能上的缺陷(不会驾车)秃鹰档案,最终使所有兄弟惨遭杀戮。在第二次叙事中,黄阿狗有了自信与骨气,认定了在黑道中道义为先的生存法则。
(第一、二次叙事中,情节分岔口是黄阿狗以抵押手表的方式付清了所有兄弟在桑拿店的消费)
并在第二次叙事中的关键时刻,以一己之力拯救所有兄弟,并成为一字头老大。二氧化硫化学式人物性格的转变造成了命途的截然不同,而更具意义的,则是在黄阿狗身上映射出香港当时的社会现实:第一次叙事中阿狗不明所以的随波逐流,正是当时港人们面对世事变幻的焦虑心态;第二次叙事中他清晰的自我认知和决断的态度,让他的命运迥乎不同,而这也是导演想借此告诉港人的。但这个大团圆结局并不是整个电影的完结,随即出现的第三次只有开头的叙事,使全片更具宿命意味。算命先生一早便说出阿狗将会有两个选择,在两种选择都给出后,阿狗究竟命归何处?导演并没给出答案随身唱,只是将重复了两次的阿狗与大宝在街头厮打的场面逐渐拉远领克特。

就像算命先生原话里所隐喻的香港面临的两种选择:“台湾、大陆都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你的心。你的气色乱七八糟,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富贵失败在于你能否找回自己了,明白吗?要看你自己想做个怎样的人。”言下之意:香港的未来应该靠港人自己。
超现实性的影像和实验性的叙事的确让这部影片成为了“后现代主义”的经典之作。所以很多影评人都将它与昆汀·塔伦蒂诺的作品并论,大卫·波德维尔也认为这部影片受到过昆汀的技术特征的启发。而笔者更想说的是,这部影片更多的价值在于ca1415,它对当时表面上风光无限、市场上却日渐低迷的传统香港黑帮片的戏谑式批判,以及对后来「银河映像」影片独有风格形成的奠基(如后来杜琪峰众多黑帮片中都强调的“黑帮道义”),也以此为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香港电影注入了新的活力。


饭团观影
文字 | 方誉杰
编辑 | 李牟小娟
校对 | 刘镒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