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03

二泉映月曲谱一个84岁少年、一座破庙、八个工人,砸出了36亿企业!-加入企业老板圈

一个84岁少年、一座破庙、八个工人,砸出了36亿企业!-加入企业老板圈
点击上面免费关注本微信!
加入企业老板圈——每天数百万人阅读的微信公号!点击标题下蓝字“加入企业老板圈”免费订阅,高端、有料、诙谐、独特的好文一触即阅
员工说起他,评价只有一个。
反常。
这位员工解释道,第一次正式见面,约的是晚上7点30。
老爷子和他提前“打预防针”,说18点35刚到上海,高架上有点堵,可能晚些到。
员工心想:这不是很正常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快七点的时候,他居然在公司楼下小面馆看到老爷子的身影。
“老爷子七点半准时出现在我们面前,没有迟到一分钟。”
该员工觉得吃惊,很反常。
“不说他是云南白药第一任总工,一手打造的公司36亿卖给了拜耳,就凭他84岁的年纪,随便摆个谱,迟到半小时都能理解。”
但老爷子没有这么做,很准时。
那天,他穿了一身运动装,衣服上有句广告语:“impossible is nothing”,他还跟着把这句话念了一遍。
员工看着他,觉得这句广告语,就是这位老先生的一生影射!

这位老先生,就是云南滇虹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家礽。
艰苦生活造就钢铁意志
凭借实干成为第一功臣
和众多老一辈成功企业家一样,周家礽也是“苦出身”。
1933年,周家礽出生于上海一个律师家庭。
幼年得了中耳炎,由于缺少药物,影响了左耳听力。
读书期间,因为听力不好,他就大声读,学习上,他比常人更努力、更专注。
大专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通信部队,呆了8年。
部队的生活,让他学会了艰苦奋斗,树立了“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理念。
长时间的辛苦劳作,他左耳听力基本丧失。
复员后,一段时间里,周家礽没有好的出路。
由于学习能力强,他考入了南京药学院。
回忆大学时光,周家礽表示,那时天天能吃饱,就很高兴了。每月28斤粮票,可以用来买米饭、窝窝头。
毕业后,他主动申请到云南,被分配到云南白药厂。
之后,杰里韦斯特他深入车间和工人们一起劳作,掌握了云南白药的配方和处理过程。

当时,周家礽研究发现,白药配方复杂,主要成分药性强,副作用大。药性较强的成分中,有毒性较大的中草药。
而且剂型单一,一瓶让顾客服用8到12次,很不方便侯继林,药量不好把握,有顾客甚至发生意外情况。
怎么降低毒副作用?怎么加强正面疗效?这是药厂攸关生死的难题。
于是,周家礽提出要进行工艺改革,通过改造机器,调整加温的条件和时间,使毒性大幅下降。
他还建议,引进西德胶囊自动生产线。这个想法获得工厂领导一致认可。
经过申请,获得了50万美元的额度,花了两年时间,新设备终于来了。
当时,西德人是不能进中国的,他只好将设备运回国,对着说明书自己装。
问题是,设备说明书是英文的,周家礽还懂英文?
原来,他有一些海外关系,再加上有亲属在台湾,在当时政治反动中,他被当成“反动派”送进了监狱。在狱中,他碰到了一个国民党翻译,就跟着他学英语。
凭着自身的韧性,他几乎背下了整部《毛泽东选集》英文版。
像这样的机器说明书,更是不在话下了。
凭借满腔热血,对技术的执着追求,周家礽带头推动了云南白药剂型改革。
从单一散剂增加了胶囊剂、酊剂,以及新型的“云南白药贴膏剂”等多种药品类型。

“老爸总是很忙的,很晚下班。有时候下了班,吃过了晚饭,突然又想起什么事情,就跟我们说,‘有个机械设备没有弄好我要再到厂里去一下’。”
她的女儿周晓露回忆道。
或许正是凭借着这样的实干精神,1983年,周家礽成为了云南白药厂的首任总工程师。
花甲之年,创立康王
年赚13亿却被迫出局
1988年罗维纳犬,周家礽离休。
当时,他患上了严重的胃病,已无法正常工作。
按照一般人的想法,退休了就好好安享晚年,尽享天伦之乐。
但吉祥酒店,周家礽不是一般人!
两年后,他与昆明大关制药厂总工程师汪伯良一见如故。
经过两年的研究,他们从云南草药中提取原材料,生产出活血化竭、神衰果素、灯盏花素等多种产品,为本地的药厂提供服务。

1993年,花甲之年的周家礽与汪伯良集资28万元,在昆明郊外观音寺,找到了一个日化小企业组为厂房,每天从家里骑7公里自行车去上班。
就这样,一座破庙、三亩厂房、8个青工,滇虹起家了!
研究第一款产品就是后来畅销全国的“皮康王”复方酮康唑乳膏,但起初并没有人识货。
为此,周家礽和汪伯良两人,骑着自行车跑遍昆明大大小小的药店,一家一家推销。
虽然条件艰苦,但销出去的皮康王杀菌止痒效果突出,药店纷纷追要货源。
皮康王面世当年,就回款1000万元。
在没有打任何广告情况下,1998年,皮康王销量达到了一个亿!
订单多了,但周家礽却高兴不起来。
不光扩大产能成了问题,后续资金也是急需面对的难题。
差钱、差原料,怎么办?
周家礽想了很久,最后突发奇想,创造性的与上海一家医药公司达成协议,由对方免费提供原料,在云南生产之后在将产品回销上海。
这样一来,即解决了资金、原料问题,还顺便开拓了华东市场。
但是,上海人是出了名的精明,怎样才能让当地百姓接受这个产品呢?
于是,周家礽编写了1万多册的《常见皮肤病知识手册》,组建了500人的地推团队王依蕾,并在郊区封闭培训了一个月。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此后,皮康王就走入上海各个小区、高校。
“军队血统!”、“部队王牌药”,就连周家礽本身都是一块金字招牌,云南白药总工程师、26年从药背景已具有一定的说服力。

当然,药品好不好,还得药效说了算。
“皮康王这个药挺好用的”、“我用了皮康王一个礼拜,皮肤瘙痒的症状都消失了”、“药效挺好的,我正在使用”……
一传十,十传百,很快,皮康王开始走俏。
一年后,滇虹皮康王已成为上海医药界的明星级产品,市面上其它治疗皮肤病的药厂,要么倒闭,要么主动投入滇虹的怀抱。
巨大的成功,填满了周家礽晚年生活的一切。
周晓露依稀记得,一次在回家路上,父亲低着头念念有词,竟然直接撞上了电线杆,上前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他正准备开拓东南亚市场,正在学泰语。
之后进军东南亚,还是走合作套路。不过合作的对象变成了美国医药界的大佬,大东公司。
此后,皮康王顺利进入缅甸、越南、老挝等国家。
1998年,滇虹营收超过一个亿,并相继生产出了“滇虹口溃液”、“丹娥妇康膏”、“骨痛灵酊”等20款系列产品。光是康王洗发水,一年的销售额就突破5000万二泉映月曲谱。
和中国很多本土企业一样,滇虹有着打造一个基业长青企业的美好愿望蒋伟杰。

在滇虹蒸蒸日上之际,公司开始寻求改变,希望趋于规范化、国际化,为品牌与产品带来前所未有的提升。
因此,滇虹引入了咨询公司、大量投资者、海归职业经理人。周家礽和女儿周晓露分别让出了董事长和总经理的位置。
结果,事与愿违,这一折腾,换来的却是出售滇虹的结果!
做药本身就是一件慢工出细活的苦差,从研发到审批都需要漫长的等待。相比之下,年轻的管理层与投资者更倾向于迅速拓展其他业务,借助滇虹的影响力迅速变现。
一段时间,周家礽亲自拜访苦劝每一位管理层,但一位老人无法撼动真金白银的诱惑。他的家属还收到过“死亡短信”,如果不同意收购就会有生命危险。
2014年2月25日,在小女儿的陪伴下,周家礽缓缓步入滇虹药业6楼会议室,环顾了一圈在场的董事,看着盖满股东红手印的收购协议,沉默了许久,成为了最后一个签字的人福娃贝贝。
当所有人都离开,周家礽回到了滇虹的研究室,摸一摸器材,看一看报告,直到保洁人员来催促,他才不舍得离开。
一年后,周家礽出国养老。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84岁风华正茂,只为不留遗憾
滇虹药业就是周老的孩子,如今孩子没有了,所有人都觉得周老应该是彻底隐退情迷海上花,就此封山。
不过,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是多么心有不甘!
对于周家礽来说,出售滇虹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
他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虽然我做了一辈子药,我们依旧要前行,要勇敢地面对自己的错误。这个错误不该是我们的终结,因为世界是由那些敢于进取的人所创造的。”
“女儿,我不能等在这里,我要重来一次!”
他决定重新开始!

得知周老要复出,以前合作过的老药学家、专家们兴奋不已。
他们通过网络、公众号等各种渠道,递来各种求货信息。商超巨头永辉超市的负责人甚至表示:
“只要周老复出,什么货都卖舒丽雅沙发。”
周家礽的江湖号召力,是日复一日、踏踏实实地积攒出来的。
早在做滇虹的时候,有美容院听说康王洗剂去屑止痒效果显著,于是向滇虹购买了大量康王的膏体。
周家礽得知后,立即制止了这一行为,并对自己的员工强调,康王洗剂属于药物产品,不能进行日常洗护。
康王洗发水刚问世时,有消费者反馈产品成分有问题,洗后头皮干涩。随后,周家礽在经销大会上亲自宣布,免费赠送价值1000多万的洗发水!
当时,后面有员工使劲拽他,但他不为所动。
人品贵重,是业内人士对周家礽的评价。
84岁高龄的周家礽回国后就开始跑市场,见经销商、设计师及相关专家。他经常在时尚名品店久驻,翻看着一个又一个时尚化妆品。
经过自信调查研究,周家礽觉的市面上大多数品牌,主要成本都在包装上,于是,他决定剑走偏锋,要走一条在配方上下功夫的路。
“消费者不是阿斗娇宠宝贝,他们最终会知道什么是好产品。”
这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每当女儿从成本的角度考虑做产品,周家礽便会与之争吵,坚持用品质最好、价格最贵的原料才肯罢休。
2016年3月,主打药妆的“群优”公司正式成立。
为什么不再做药了?
对于这点,不服气不认输得周家礽难得地表露出遗憾:“因为现在要做一个药厂,至少要10年以上时间。”
他知道,自己已经是一个要和时间赛跑的人了!
用做药的严谨来做药妆,这其实就是周家礽征服时间的方式。
如今仍会有人不理解,像周家礽这样的老人,为何还在折腾自己的人生。
很多人问他:为什么要高龄再创业?
他就会反问:为什么人类在地球上呆得好好的要去登月?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不过,周老先生没有“伏枥”陈今佩,而是“志在千里,行在千里”!
曾记否?今天的中年大叔也曾是初生不怕虎的牛犊。
那时,没有钱、没有资源、没有经验,却有着浑身胆气,拼搏向上的精神。
可看见?身处快速变化的时代,面对无数困难、未来的不确定性。
许多70、80岁的创业者还拼搏在一线,保持着青春斗志。他们或早已功成名就,却还在不断因应环境而改变、挑战、超越自己。
真正的危机从来与年龄无关,唯有奋斗最青春。
你不奋斗,20岁已经老去;你若拼搏,80岁风华正茂!
1、距离产生美,有距离才有诗人。我真担心,随着科学的发展放松了人类最后一根敏锐的神经,也会蜕化人类那双曾经很美丽的想象的翅膀,高悬了几千年的那轮明月会在诗中陨落,最后只剩下世俗在繁华中汩汩流淌。
2、在“跑”中,我们感受春暖花香。我们是胜利的浅菊夏离,谁说拿了奖牌才是胜者?那岂不误解了运动的含义,侮辱了生命的真正价值?我们一路奔跑,一路感悟,也一路收获。老师的教侮,亲人的感动,让我们不断成长。我们在跑,在义无反顾地向前冲。即使我们来自不同处,走向不同处,但在这“跑”中,我们是一体的,是为了一个意义而存在的,我们一起笑过闹过,哭过吵过,但风风雨雨过后,留给我们的必然是最美的春天,最灿烂的笑脸。
3、佛家说,我修养的境界是空:“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然而,和尚们也是让自己的脑子被佛理充满罢了,既然还有“佛”又怎能算是空?空虚使人受伤,这是显然的。世间许多伤感来源于人内心的虚弱,自卑感也来了,失望也来了,以至于浑浑噩噩伤心痛苦麻木堕落,而一旦人补上了空,灵魂变得充实了,伤心事也就难以扰动他了。美国小说家福克纳早年混迹情场,情人死了,他放浪形骸,后经安德森指点,他迷上了写作这一行,生活从此有滋有味。打开心录之窗,放些阳光进来,让世界美好充填心灵的空间,岂非人生乐事场效应治疗仪?神福克纳的经历,或许能说明这一点。
4、欣喜产生于一瞬间,坐在摇篮车里,望着呢喃的燕子,于是爷爷教她背“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似燕归来。”哦,宋词是会飞的;叭在窗前大圆桌上,指着映红的荷花,于是爷爷摇头晃脑地读“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哦,古乐府是有颜色的,还散发着淡淡香味儿;在黑暗的雨夜,伴着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和妈妈的体温,她乘着梦儿穿过尼罗河,越过丹麦海峡,与白胡子的安徒生爷爷做游戏;在明媚的春风里,坐着如碧丝的草上,躺在滴绿枝的秦桑下,听着爷爷讲的三国故事,她很想骑骑赤兔马,见一见威风八面的关云长。这些点点滴滴的欣喜让她对以后的生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让她拥有了不尽的知识。
5、泪水和欢笑丰富了她的平淡人生,在父亲的鼓励下,她爬上了长城,爬上了泰山,登上了岳阳楼,登上了观海台,在挂着泪的笑涡中,他学会了要有山一样雄伟的腰板,海一样广阔的胸怀,每一次流泪,她都依偎在家人身边,这里是最宁静的避风港;每一次欢笑,她都分享给全家,这里是心灵深处最美好的香格里拉!
6、人在世俗的世界中行走着,在慢慢流逝的时间里静静等待着成年那一刻的全速奔跑。可漫长的等待过后却发现,形形色色的欲望与世俗观念像橡皮泥一样粘在身上,越积越重,最后竟无限膨胀,束缚了我们的双腿,减缓了我们的步伐。我们不能轻松上路贾兆冀,也不能全速奔跑。它们甚至遮蔽住我们的双眼,遮掩住我们纯真的心,让我们的脚步开始凌乱,旋转在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里……
7、人总要有执着处,有自己的精神世界。而这个世界空间是有限的,这样考虑的多了食盒记,那样考虑的就会少了;善念多了,恶念少了;信念多了,消磨少了;追求多了,无聊少了。这里面似乎有种奇妙的平衡。想让自己不受尘嚣扰攘,很好办,只要让自己的脑袋为另一种更吸引人的东西充满就行了。而一旦人被充实了,就像塑料袋内充满了水一样,怎么打也打不出痕迹来。于是,人的精神也就变得异常强韧。

一个聚百万人脉的老板圈子
加入企业老板圈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