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4

于谦的马场一个女人的20年复仇之路-张十三说

一个女人的20年复仇之路-张十三说

01
熊海说,吴莉是他这辈子都挥之不去的噩梦。
9岁那年生日,他收到了人生最操蛋的一份礼物,一整套数语英三科全套考卷,厚厚的一落卷子在礼物堆里格外的显眼。
送礼物的,就是比他大了十几岁的小姨吴莉。
不知道什么原因爱如茉莉教案,熊海觉得,这个小姨总是处处都在针对他。但你要说她是在害自己,这话还真的很难说出口。
上小学的时候,他比较贪玩,父母也惯着他,汽车机器人买了一堆又一堆,每个他都视若珍宝,甚至给汽车和小人儿起好了名字,整齐的摆放到房间里。
这些玩具,就连他妈都不敢动上一根手指,但他小姨敢。
那天刚好小姨来串门,本来还在笑盈盈的和他妈聊着天,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他房间门口。
他呢?在房间里一手拿着机器人飞,一手算着两位数的乘除法,他妈刚要张口,小姨先冲了上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机器人,两下掰断了丢进垃圾桶。
“小孩子总玩这些玩意曾安琪,将来能有什么大出息?”
“看看你那个数学题柳涵香,做了几道错了几道,还不都是这些玩具害的,等我有时间,应该全让你妈给你扔了!”
熊海记得,那个被掰断的机器人,是他最喜欢的一个,一年级爸爸给他买的开学礼物,现在被掰成一段废塑料,孤零零的躺在垃圾桶里。
他整个人崩溃大哭,哭着要过来伸手打他的小姨潮州音字典,但却被他妈一把抱住。
“行了行了,你小姨不也是为你好吗?你说你总玩那个,不好好学习,长大能有出息吗?”
你多学学小姨,考个好大学,将来也能出国留学,回来进大公司,到时候全家人都为你骄傲。
他抹了一把眼泪,似懂非懂的望向小姨,但得到的,却是一抹不屑一顾的目光。
02
转眼之间,熊海上了初中。
青春期一到,他的身体如雨后春笋般迅速成长,原来那个1米6的小孩一下子窜到了1米8,此刻的熊海的身形,和成年人并无差别。
与成长激素一同分泌的,还有少年那份独有的荷尔蒙,很快,他早恋了。
这个年纪,能和个小姑娘牵手,是件特别幸福的事,彼时心思单纯,只要是能牵牵手,至多亲个脸蛋,都会激动上一个星期。
小姨就是这个时候,像噩梦一样出现了。
最先知道的,是他爸,那天小姨又去他家,闲聊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
“哎,熊海的小女朋友还挺好看的,但是这个年纪还是别谈恋爱的好,孩子太小了。”
结果呢,结果就是两个人被分手,熊海还挨了他爹一顿揍暴劫柔情,从那天起,他确信,这个小姨,就是在针对她,并且每次都用找他爸妈这种下作的方法。
他也想不懂,到底是为啥,明明是在外面读过大学的人,为啥会这么尖酸刻薄?
家里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她对别的小辈也都特别好,怎么到自己这就不灵了。
他也曾旁交侧击的问过他妈,但得到的结果,完全都是否定的。
和小姨家有什么过节吗?没有。欠小姨家钱吗?没有。家里谁伸手打过小姨吗?也没有啊。
熊海明白了,可能这个人就是坏,单纯的坏,但他没想到的是,同为亲戚,小姨竟然能坏到这种程度。
03
在熊海众多的宝贝中,有一样是祖宗级别的,那个他攒了半年零花钱加上一年压岁钱买的游戏机。
同龄人很少有人能玩的起这个游戏机,因为光是一张游戏盘就要几百块。
但任谁也没想到,这个被他当祖宗一样供着的游戏机,还是遭殃了,那天回家,刚一进门,妈妈就和他说,小姨来了,听说你有那个游戏机,非要玩玩,在你屋呢。
话说到一半,熊海的头就已经大了,沿路他求神拜佛,祈求自己的游戏机千万不要出问题,那可是他的命根子啊!
推开半虚掩的房门,熊海感觉血一下涌向了大脑。
桌子上的游戏机,手柄的按键掉下来了一个,游戏光盘三三两两扔到桌子上,表面被划的七七八八。
看见熊海回来,小姨还在招呼他:
“来,你看这个键子,我没怎么按,河珠熙咋就掉了呢?还有这个盘,我来回塞进去好几次,也不好使啊。”
熊海再也忍不住了。
“滚,从我家滚出去!滚得越远越好!”小姨仿佛也知道自己过了火,但是还不依不饶,不就个游戏机吗?我好歹也是你小姨…
听见争吵声的妈妈赶过来之后,看见了委屈巴巴的小姨和红着眼睛检查游戏机的儿子李伟信,张嘴就来了一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啊,咋说话呢?”
熊海要气疯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就这样,谁能把他当长辈?
高中毕业之后,他考大学落榜了,整个人颓废在家里,家里人都安慰他别灰心,出去打拼也能找个好工作功名路。
小姨这个时候又跳出来说,平常让你好好看书的时候你不看,人家都考上了你在家窝着,有用吗?还不如复读一年考个好学校灵璧天气预报。
你这样窝在家里真的很让人瞧不起哦敖子龙,本来还活在家人安慰中的他,听见这话的时候格外的厌恶。于谦的马场
但考虑再三,他还是复读了一年,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让她看看,自己一点也不比别人差。
考了大学,毕了业,找了第一份工作,小姨又开始念叨熊海的工作没出息,挣得少,找了对象后,又问人家小姑娘家里是不是城里的,做什么工作。
熊海再也找不到这么恶心人的亲戚了,每次他都恼羞成怒的和她大喊,让她赶紧滚,但每次换来的,也都是父母的一句,不许这样对长辈,去道个歉。
小姨这两个字,成了他十几年来,唯一的一个噩梦。
这个噩梦,是在熊海结婚第二年后结束的,小姨虽然这么叫着异蛇鞭酒,但人也40多岁了,没有了年轻的那股怨气十足的样子了。
反而是每次见到孩子,都会特别耐心的陪孩子玩,礼仪廉耻的故事,孩子还不会说话,小姨就讲给孩子听。
熊海心里其实是又惊又怕的,这么多年被小姨折磨下来,他真的怕哪天小姨会对孩子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甚至脑补一出自己家欠小姨家一个孩子,小姨回来报复的大戏,他担心了几年,还好事情从未发生。
04
孩子五岁那年,小姨破天荒的准备了一箱礼物准备孩子,但打开发现,是一堆不起眼的垃圾。
熊海一股火又上来了,这个女人,究竟要缠着自己多少年?!
他扛着箱子一路到小姨家,进屋直接把东西倒了一地,口红壳子,被划的乱七八糟的油画,掰断了的塑料小人,还有几根折断了的木棍。
“小姨,我实话和你说吧,这些年你咋对我的我心里都有数,针对我就得了,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的儿子?你到底要干啥?”
噗嗤一声,小姨笑出了声,她蹲在地上,摆弄起了垃圾。
“小海,你知道这是啥吗?”小姨问他。
“垃圾,一堆垃圾。”熊海还是没消气。
这个,小姨拿起几个口红壳子,是当年最流行的口红色号,限量版,为了这几支口红,我在国外打了几个月工上原瑞穂,不舍得用,放到家里珍藏。
这个,是我们教授画的油画,想求他画的人能从我家门口排到你家,我求了不下5个学长才求到教授的一幅画,家里都没舍得挂,放在画筒里。
这几根破木棍,是《哈利波特》的签名魔杖,每根魔杖我都要跨好几个市参加见面会,挤破头一样冲进前面才能让他们签个名在上面,我放到房间的柜子里。
我出国留学的那几年,所有视其如命的宝贝都放在家里,但就是有那么个熊孩子,能趁着过年,钻进我屋子,把口红折断,涂在画上,魔杖折断,插进花盆里。
你说我气不气?年轻那阵,不只是气呀,甚至都想死,但是我换来的是什么?
“他还是个小孩子,啥也不懂,你一个大人和他计较啥,让他跟你道个歉就完了,再说那些东西能有几个钱,赔你不就得了?”
是啊,当初你还是个小孩子,但长大之后就不是了吧,这些年来我尽力让你感同身受,现在感觉怎么样?心里舒服吗?
你不记得,就不代表没人受伤害,知道吗破戒眼的尤莉?
(全文完)

看过一个段子谌龙怎么读,很有意思
写成了个小故事
总有人说不要和熊孩子计较
但万一真的计较了呢证魂道?
有趣
故事纯属虚构,不传达任何价值观
如有雷同,家长应先行反省
老规矩
喜欢点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