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5

云实根〖家谱文化展〗家谱译注展板连载之十四世邦哲《五修族谱跋》-日照安氏

〖家谱文化展〗家谱译注展板连载之十四世邦哲《五修族谱跋》-日照安氏
本篇由宝琚译注

【原文】
五修族谱跋
吾①安氏族谱,自顺治十四年迄康熙五十五年,凡更三修矣,尔时支派尚近,丁口亦不甚繁。而前人亟亟於谱之修,何其勤也!嗣后八十余年②,支逾远、丁逾多宝石塔防,至有同姓而不知谁氏者矣,知同姓而不知行辈者矣,知行辈而不知亲疏者矣糊涂大醉侠。有起而谋修之者,又屡议屡辍,而是谱将何日告成哉张扬果儿!
叔祖廷献③,踵门而告我父④曰:“侄非吾家之慷慨赴义、急公忘私者乎?兹欲续修族谱,非侄不能办极品战神。”吾父慨然⑤任之,无难色。由是竭情尽慎,夜以继日,一年之间遂成八十年不易成之功。固叔祖与伯叔之力居多,吾父亦与有劳焉。
吾父嘗命哲曰:“吾老矣,不及谱之再修矣,汝承吾志今又生,尚体亲亲之义⑥修兹谱乎!”小子谨誌之不敢忘。
呜呼!言犹在耳,父焉往耶?每当风雨之夕,春露秋霜⑦之晨,追念吾父遗言,恨不能继前人之志。今二伯永憘⑧与阖族谋,共成斯役。哲有触於曩日⑨之诰教也,遂襄兹事不敢辞。
嗟乎!回首往昔,伯与父共事者也,伯长吾父一十三岁,身尚康强欢笑之歌,而吾父安在?松楸郁郁⑩,徒令予小子抱陈编而恸也。悲夫澄海小智!然而父作於前,子述於后,我父虽不得起而再修,而哲随二伯以奔走云实根,庶几慰吾父於九原?乎!
道光十一年岁次辛卯 十四世孙 邦哲? 薰沐谨跋
【注释】
①吾:七修谱此字作“五”,查六修谱为“吾”,显然“五”为“吾”字之误,此予更正。
②此指四修(嘉庆三年即公元1798年)与三修(康熙五十五年即公元1716年)间隔82年,文章从回忆四修族谱艰难历程说起。 亟(此处读音qì): 屡次三进山城,一再。
③廷献:见安樽祖《续修族谱跋》注⑥。
④作者邦哲之父安枋:字碧溪正室难为,号豫章,以字行,张煜枫监生,候选布政司理问,候补直隶州州同,例授儒林郎,敕赠奉直大夫,晋赠中宪大夫,年六十四。
⑤慨然:慷慨的样子。
⑥亲亲之义:亲其所当亲。典籍《礼记.中庸》云:“仁者人也,亲亲为大;义者宜也,尊贤为大。”《孟子.尽心上》云:“亲亲,仁也;敬长,义也。”儒家言仁,由亲及疏,故以亲亲为仁之本。
⑦春露秋霜:成语,原指子孙在春、秋二季,因感於时令而祭祀祖先;借喻恩泽与威严,也用於怀念先人。
⑧永憘:十三世祖,字振廷,号培萝,监生,候选州同,例授儒林郎,乡饮大宾,邑候范旌於门曰“熙朝人瑞”匾额,寿九十五,《日照县志.人物志》有传。
⑨曩(nǎng):以往,从前。
⑩松楸:,古人在墓地多植松树、楸树这两种树,因此代称坟墓,此处特指父母亲的坟茔。
?原: “源”的古字,从“泉”叫阮的名,本意水流出的地方。此处“九原”借指“九泉”,即阴间。
?邦哲:原名绍典,字濬(jùn)源,号吉人,别号西岩,监生,候补州同,敕授儒林郎,敕赠奉政大夫虾婆婆。
【译文】
我安氏族谱自顺治十四年(公元1657年)到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间,共经过三次修订了。那时支派还近,人口也不甚多超级警监,然而前人屡次对族谱进行续修,是何其勤啊!随后过了八十多年,支派越来越远,人口越来越多布希鞋,甚至出现即便同姓却不知道是哪个支派的、知道同姓却不知道行辈、知道行辈但不知道亲疏远近的状况了。这其间也曾经有过想续修族谱的人,但是又屡议屡停,没有结果牛和鹅。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我安氏族谱的续修将何日完成啊!
一天,叔祖廷献亲自登门对我父亲说:“你不是说为了家族事业可以慷慨赴义、急公忘私吗?现在将要续修族谱了,你不参加的话终南望馀雪,这事还真不能办。”我父亲慨然应允,毫无难色。因此,和叔祖们一道竭情尽慎、夜以继日,一年时间就完成了八十多年没有完成的修谱大业。诚然叔祖与伯叔之力居多,我父亲殚精竭虑、全力参与,其中也有一份功劳呢。
我父亲曾经对我说:“我老了,赶不上族谱之再修了,你要继承我的志向,秉承亲亲之义龙血至尊,继续日后的修谱啊!“我恭敬聆听,牢记心中,至今不敢忘。
唉!父亲的深情嘱託,好像还在耳边回响,他哪里去了呢?……每当风雨之夕、春露秋霜之晨,追念先父遗言,强烈的期望自己能够继承前人志向。时间荏苒,现今二伯永憘正与阖族商议,要共同完成这次五修族谱工作。我有触於往日父亲的谆谆教诲和嘱託,随即义不容辞地加入了修谱行列。
嗐!回首往昔至尊股神,二伯永憘与先父共同纂修族谱,二伯比我父亲大十三岁,身体至今还硬朗健康,而我父亲在什么地方呢?仅看到父亲的茔地乌龟组合,就使我抱着父亲参与编纂的老族谱而悲痛欲绝了。可悲啊!不过父亲撰写於前,儿子继述於后,先父虽然不可能起来再行修纂,但是我跟随二伯为了这次修谱四处採访,尽心尽力,助其成功,或许可以说是对九泉之下先父的安慰吧。
道光十一年(公元1831年)夏历辛卯十四世孙 邦哲 薰沐谨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