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31

付姓起名一个人做过的事-小北京的大Lily

一个人做过的事-小北京的大Lily
就在今年情人节的深夜,
我对一个非常具有哲学性的问题进行了思考:
我都一个人做过哪些事?
大一的春假我一个人去了波士顿一周,
逛完所有感兴趣的景点后,
游手好闲,
无事可做,
吊儿郎当,
于是跑去哈佛的图书馆睡了一下午觉。
感觉当年造谣“凌晨四点的哈佛图书馆灯火通明”的作者,
可能会被我气死。
大三的春季学期,
我跟学校请了假,
一个人跑去了拉美,
在秘鲁的首都利马待了两个多月,
上午坐当地的快速巴士,
去上西班牙语课侍道4攻略。
班里12个人,
来自12个不同国家。
下午逛当地美术馆和博物馆,
或者和一个要好的秘鲁姑娘聊天,
或者躺在草坪上晒太阳听摇滚。
唯一有点遗憾的是我叫术士,
利马治安并不好父母见上书,
一个女孩是不敢自己打车的,
尤其那段时间临近秘鲁总统大选,
乱子似乎格外多,
出行还是受了一些影响。
五月份我和爸妈说,
我要自己去亚马逊热带雨林、马丘比丘、和Titi Caca湖,
吓得我爸妈赶紧买票飞了过来,
于是一家三口用了两周时间一起走过了秘鲁的沙漠和古城,雨林和高原庶子归来。

热带雨林里的小姑娘们抱着树懒 (简直不忍心告诉你们,树懒在当地是被作为食物的。。。)
一个人吃火锅这事在不同城市干过不止一回了,
印象最深刻的是大三暑假实习在郑州出差,
一个人去吃海底捞。
服务员大姐在我对面放了巨型的熊,
格外照顾,
一直帮我涮菜。
最后我买单的时候阿姨还是没忍住默婚,
说了一句,
“姑娘呀,以后还是和朋友一起来吃火锅吧”
大四的时候,
格外喜欢一个人在密歇根湖畔暴走升仙路遥遥,
曾经在狂风大作的阴天去promontory point,
也曾经多次从55街一路走到城里钟馗传说 ,
大概两个半小时,
再坐6路公交回家。
说实话,
有时候还是有点担心在湖边小道被打劫的…
大学毕业典礼那天晚上,
我把家人送回酒店,
学士服还没脱林晓黎,
一个人最后一次去了promontory point银色猎物,
风把黑色学士服吹得鼓起来,
心里想着,
让我再看你一眼,
从南到北。

毕业典礼的晚上,在promontory point,姜次郎 从南往北,望向芝加哥downtown
大学期间我去了N次纽约,
(很感谢各位纽约朋友的carry)
飞纽约的频率在我毕业之前更是登峰造极,
有一段时间室友经常说,
“你怎么又去纽约了刘丽达?”
最疯狂的一次,
一个人中午从芝加哥飞去纽约,
下飞机直奔剧场,
连看两场演出直到凌晨三点,
打车到机场坐六点的飞机回芝加哥马诗的意思。
在芝大大家都忙着各自的生活,
K歌的局有时格外不好组,
但唱歌的瘾时常有,
于是我自学了吉他江南哥,
一个人自弹自唱。
去年10月一个人去了乌镇戏剧节,
不过非常感谢出差在无锡的爸妈,
提供了从高铁站到乌镇的接送。
当时看到了令人很激动的演出,
却遗憾身边没有人可以分享,
于是就有了这个公众号。
除此之外我还有过,
一个人看电影,
一个人一口气吃掉family size的整包薯片,
一个人去听音乐会,看话剧梅丽莎·劳奇,看摇滚演唱会,
等等
文章的结尾高小淑,
我改了又改,
还是写不好。
其实这是一篇没什么中心思想,
结尾也没啥主题升华的随笔。付姓起名
总之,
希望不管是朋友相伴,
还是一个人的时光虫噬天下,
轰轰烈烈,
不负青春一场

芝加哥街头有很多艺术品,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密歇根湖边孤独仰望天空的人

“小北京的大Lily”是北京姑娘Lily的一个私人公众号,用来分享她喜欢的电影、戏剧、文学、音乐。
欢迎关注!不过她也不知道能坚持更新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