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31

代嫁狂妾一 一个非去不可的地方 西藏-扬州野驴户外俱乐部

一 一个非去不可的地方 西藏-扬州野驴户外俱乐部

西藏是我行走中最美好最值得回味的旅程,一直不敢写出来,怕我看到,感受到的无法用语言很好的表达出来,与其难以再现还不如放在心底,10年了,那人、那景、那些事又怕被岁月稀释掉了,尝试着记录,还是想用文字的形式做一次备份珍藏。

那人
印象最深的是八角街上甜茶馆的藏族老板。那是2005年6月22日一个下雨天,正值傍晚时分,我们同行6个人想去八角街上著名的玛吉阿米酒吧坐坐。那个酒吧我们慕名已久,听说有全国各地游客的留言簿,可以在陌生的地方谁也不认识谁的本本上写下你最想说的话,当你离开拉萨,你的留言将永远留在你很难再去的地方-----拉萨一个你曾经坐过的酒吧。

我们带着新奇和兴奋走到八角街街口,忽然天飘起雨来,而且越下越大,已经快到了,大家都不愿折返,正好看到街口有一家藏族甜茶馆,我们走进去试着借伞,一个穿着藏族服装的中年男子说着藏语露出质朴的笑容迎上来,我们告诉他我们要去前面的酒吧想借把伞,他听不懂,他身后的老板娘听懂了,我们对她说去到玛吉阿米酒吧很快会把伞还回来秘境追踪,她看到我们一行6人焦急诚恳的样子,居然很爽快地点了点头,给我们拿了两把黄一芝伞,看不够,斯蒂斯就用藏语和屋里的一个藏族老太太说了几句,告诉我们到后院再拿两把,我们一边等着伞一边和老板娘聊了起来,原来这家藏族甜茶馆是前店后院,中年夫妇和父母住在一起都是藏族人,只有老板娘一个人会汉语,她说有一对儿女因为政府政策在杭州上学,所以会点汉语,聊着聊着那个藏族老太太已经把伞拿来了补天志,竟然是两把刚拆封的全新的天堂伞,我们有点不好意思,老板娘笑着说没关系。

我们很快到了酒吧,玩着玩着不觉天色已晚,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这才想起赶紧回去还伞,走到八角街街口所有的店都打烊了,只有那家藏族甜茶馆的灯还亮着,只见那个憨厚的藏族老板一个人在扫地,我们心里一热,异地他乡一群陌生人,没有借条,4把伞,还有两把是全新的,这就是拉萨人吗?这份纯粹洗涤着我们每个人越空行者,我们还了伞,心里歉疚了很久,因为晚上我们没有看清这家甜茶馆的名字,10年过去了,但那家藏族甜茶馆的灯一直在我们心里亮着……

那景
拉萨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布达拉宫和八角街,一个代表着藏族文化,一个映射着拉萨人的生活。

八角街是由单一的围绕大昭寺的转经道演变而来,是拉萨著名的圣路和商业中心。这里较完整地保存了古城的传统面貌和居住方式,

这座城市因为布达拉宫而神圣庄严,因为八角街而充满异域风情。

你可以看到朝圣者的虔诚,布达拉宫前、大昭寺边到处是五体投地的善男信女,八角街上从你身边擦肩而过的全是手拿转经桶不停转动着的藏民。

这座城市整个被群山环抱,仿佛与世隔绝,天低云厚、好像伸手就能触碰到,恍若走进一座天上的城池,神秘、庄严、还有点孤傲。

我最喜欢的还是日喀则。虽然海拔比拉萨高,但身体反应没有拉萨明显武器战天赋,初到拉萨不管你有没有高原反应,你都会感觉不舒适,到日喀则反而没有这种感觉,你身体会舒服很多,再加上沿途看到的奇异风光人会变得异常兴奋起来。

奇,奇在一山有四季、6月中旬正是盛夏时节,在山脚阳光明媚,燥热难当。

盘在半山中突然会风雨交加,凉风瑟瑟,随着海拔的升高能力起源,竟然会有6月飞雪飞沙风中转,大朵大朵地飘落真真切切。

当卡惹拉冰川近在眼前,你惊叹自己竟然能走到这么高的地方,离得这么近,你会不自觉得静穆不语,屏住呼吸,生怕惊醒那冰川做了几个世纪的纯洁的梦。

异,异在不同一般,拉萨到日喀则山连山。是翻了3座还是4座山不记得了,日喀则的山硬朗、原始、野性,充满张力,显得那么蛮荒。山巅没有其它植物只有地衣,山上怪石嶙峋,偶见一抹淡淡地苔藓,侠骨中透着一丝柔情,穿梭其间会让人想起美国西部电影,那份沧桑与厚重,更透着一股神秘,撩拨着你的猜想,让前路充满新奇和刺激。视觉和心灵碰撞形成不灭的记忆,震撼着你,历久弥新。

林芝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海拔较低,人很舒适,风景极美,是高原上的不错的驿站,最适合生活的地方。

如果日喀则是彪悍的男人,林芝就是柔美的女人搜同网。林芝的山郁郁葱葱,各色野花点缀其中,姹紫嫣红,绵延不断,美若雪域江南,秀比瑞士风光。

那雅鲁藏布江的水,汹涌澎湃,绕山而过,而巴松错的湖清澈纯净,静如处子。

在蓝天白云映衬下,林芝就是一卷美轮美奂立体的油画,随着车的移动一帧帧在眼前掠过,令人心旷神怡,陶醉其中。

行走三个地区的感受就象是坐过山车,从神秘好奇、到激烈刺激,再到舒缓享受,最后镌刻成难忘的回味。西藏是离天最近的地方,我总在想什么时候再回一次西藏,在拉萨的圣路上,再受一次洗礼;在日喀则的云端,再看一次风景;在林芝仙境中,再做一回仙人。

那些事
惊心动魄:西藏几乎没有什么固定的景点,基本是边走边看,从拉萨到日喀则,从拉萨到林芝以及返程全都是盘山路,不是盘山而上就是盘山而下,弯道很多、而且都是急弯,路又窄,看到司机机械地总在侧身打着方向天地会口号,同样的动作不断地重复,真的有命悬一线的感觉,往下看悬崖峭壁,深不见底,往前看,由于弧度太大,看不到前路看不到来车,很多地方是沙石路,几乎没有护栏,每次错车都惊心动魄,那个拉萨导游坐在副驾驶座上,每过一个急弯就双手合十,更增加了紧张氛围。

去日喀则,去林芝的车程都比较长,最长一天有15小时车程,基本是早出晚归胶南一中,从早上6点到晚上9点,免不了会有夜路,司机全凭感觉。我看到一家自驾进藏旅行的,开到半路不敢开了,全坐在路边。也看到前窗玻璃碎了的大客车空无一人停在路边,显然出事不久。我们没有走回头路,到日喀则去时走的是北线,回时一致要求改道走南线,与其说是为了不同的风景,实际上是心有余悸。

一路走来、惊险与美景作伴,分外刺激,正因为人迹罕见,山里的人很难走出去、外面的人很难走进来,呈现出来的风光及民俗才那么自然、纯粹,质朴、与众不同。

趣闻趣事:只有在西藏你才能看到天人合一、人畜共生的和谐。藏民的房子一般是上下两层,一层住家畜,二层住人,都是土坯房,一色白墙与红黑相间屋檐和窗框,家家屋檐上飘有各色经幡。

西藏牦牛很受尊重,屋前屋后、山坡、路上到处 可见三三两两悠闲散步的牦牛,在与人共处的同一片蓝天下,自由自在,你坐在车里经常会遇到司机突然停车,那一定是给牦牛让路,所以牦牛被戏称为高原警察。

西藏的风景永远是在路上,西藏的景点是大巴车上游客不由自主的齐声喊停的地方。一路上车子都这样走走停停,遇到极美的地段车子会被不断喊停,特别是当我们途经电影《红河谷》拍摄地的时候,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卡惹拉冰川、尼洋河谷、羊卓雍措湖……由于沿途没有公厕,“唱歌”成了最大的问题,也成为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一景,男士们会找一个背人的山坡,女士们什么时候也忘不掉美,她们三五成群撑开阳伞,四把伞一围就是一个如花的公厕,五颜六色,煞是好看代嫁狂妾。

沿途散落的村落,遇到的藏民,呈现出独特的民族魅力。车一停,她们会走过来,游人们会把好吃的食品分发给藏族孩子,孩子们黑乎乎的脸上扑闪着一双乌亮亮的眼睛特别干净,那脸上纯真的笑容特别感染人,他们手举着拿到的各色食品快乐地向蹲在远处的家人跑去,远处的一家人会站起来远远的向我们车子招手,一直目送我们远去。

如果你想和她们合影,她们很爽快也很大方,我们惊讶的发现伯恩安德森,她们会用英语说money吉林怪楼,要小费。也许是外国游客留下的习惯,其实钱对她们应当没有意义,大山如此深,根本走不出去,钱只能留个纪念罢了。钱毫无用处的地方戏说脸谱,才会这么简单、纯净。

藏民生活比较简单,但是过得很安详。藏民信佛,而且特别强烈,每逢初一和十五,藏民们会拿出家中最好的酥油敬奉给寺庙,我虽然没有看到藏民绕湖祈福的壮观场面,但在日喀则扎什伦布寺,我看到了善男信女的虔诚和挚热。记得那天是十五,扎什伦布寺门刚开,提着酥油的善男信女便蜂涌而至,很快我们同行的几人就被人群淹没,我被人群推搡着走上狭窄的木质楼梯,挤得我不能呼吸,上面的藏族妇女的裙子滑拉下来,整个蒙住了我的头,强烈的高原人特有的气味从前后左右袭来,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人多为什么要说人气很旺了,太精准了。在藏民的虔诚中我退了下来,我没有能挤进去见到据说有两层楼高的金佛强巴,但我已经体会到信仰的力量,这种力量渗透的不是身体而是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