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8

代理扫墓一个七零后与蔚县青砂器的故事!-蔚县旅游

一个七零后与蔚县青砂器的故事!-蔚县旅游
童年记忆
说到青砂器,让我最先想起的是当年我大姑的一句话……
那是八十年代未,我的妹妹出生了,我大姑笑着对我说:你的“砂酒壶肉吊子”是有保证了!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跟着大姑傻笑。后来才知道,那是大姑他们那一代人,或是更早一些的人们,主妇招待自家兄弟(也叫主子)的“标配”。
寒冬腊月路冰纯,天寒地冻,雪花飞舞。自家兄弟上得门来。当姐姐或妹子的主妇们,为自家兄弟在烧的有些烫屁股的火坑上,摆上那桌角都磨得掉了漆、露出原木色的小方桌,桌子中间的炭火盆有一个冒着热气、开得滋滋带响的小砂锅,锅里炖着鸡块或是方形的五花肉李浩民,配上自家秋天里晒的干豆角或是葫芦条什么的,对了粉条也必可少的,用自家产的土豆制了淀粉,又亲自做的粉条才是正宗。
那时的主妇们在男人们吃喝时是不上桌一块吃的,但这并影响她们的幸福感。看着自家的男人和自家的兄弟对坐在炕上,从在炭火上已经温好的砂酒壶里倒出温热的烧酒,吃着那香味越煮越浓的砂锅菜,或是大小子或是二小子从外边耍回来雪默丁格,小脸冻得通红,吸着鼻涕在父亲或是舅舅那里讨一口肉吃,又跑出去玩了。这时的主妇们还有什么奢求呢!
时至今日,我终是没有吃得上妹妹为我备下的“砂酒壶子肉吊子”。而母亲做的砂锅菜小时倒是没少吃,一入冬生了炉子便可以做砂锅菜了,放学回到家,还没进屋就会嗅到那熟悉而温暖的香味。特别是进了腊月,母亲就开始在那锅里放上或是薄片或细丝的猪肉,为这一锅菜增色不少。那一砂锅炖菜也成为了我童年冬天的温暖记忆艾茹。
如今人们的生活变了,住在高大楼房里,做饭用电锅、炒菜用得是天然气,饭食的种类也是越来越丰富了,下个馆子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雾中楼影视。于是有的人身体发福了,有的血压高、有的人血糖、还有的人血脂也高了冯光成,特别是那些大闺女、小媳妇更是天天叫嚷着要“减肥”。人们从追求吃得好变得更加注重口味和营养了,渐渐的对大鱼大肉敬而远之了。当年那锅热气腾腾、包含温情的砂锅菜又开始出现在人们的餐桌上了。



摄影:佳文
当年是没有拍照的家什,只借用网上别的摄影师的照片了。
小贴士:
青砂器是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的一种传统手工艺制品,已有300多年的历史。蔚县砂器造型朴素大方、轻巧,通常比其他地方的砂器要薄,其制作过程精细,重工艺、重技巧、重火候。烧成的器皿呈蓝灰色,愈用愈亮,具有煮食品、药物不变质、不变色、不变味的特点。蔚县生产青砂器历史悠久狭路兄弟,明清时期,皇宫里就用蔚县砂壶,为皇上、大臣熬煎中药。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砂器与现代各种器皿相比不够美观,市场需求越来越少,现仅存蔚县南留庄镇白河东村一两家烧制青砂器的作坊,且出产量越来越少,这一传统工艺面临失传的境遇。
结缘青砂
2006年来到旅游部门工作后,开始接触到一些摄影爱好者,又随着他们走进了青砂的世界。这时的青砂器的销售情况已大不如前了,工厂里的师博基本都是兼职的,农忙时回家种田,农闲时来厂里做活。这工厂也没能叫做工厂,也就是个作坊,三五个人,用得还是几百年来传统的手工工艺,生产一些砂锅、砂壶的产品,种类很少,价格上贵的也只有十几块钱。最差的时候只有一家作坊在坚持生产,也是做做停停多田薰。但是做为传统的手工艺却得到摄影爱好者们的喜爱,刚开始蔚县的几位影友去拍摄生产工艺,后来又带动了不少外地特别的北京影友来拍摄,于是各个论坛、自媒体上蔚县青砂器的照片越来越多了,蔚县青砂器又以她那独特的魅力回来了公众的视线中代理扫墓。
下面就让们一起去看看影友镜头中的蔚县青砂器吧!
备料
蔚县的西北山一带丰富的天然瓷土“矸子土”经过细碾过滤后细腻、柔软,可塑性强,具有单一配方成型的特点,用它可烧制成各种各样的青砂器。
配一张磨土的图
制坯
准备好磨的“矸子土”后,就可以和泥、捏制器物了。青砂泥不比紫砂和瓷器,比较软,不易成形,稍有不慎就会变形、损坏。
所有制作青砂就有一套特有的流程。泥坯的软硬全靠师傅的经验来决定,软不得,硬不得。之后根据所做的器物大小取一块泥娇花攻略,在慢轮上用特制的木棰拍出一个圆饼,这个过程师博会在台面及泥饼上撒上一些土黄色的细粉,至于那粉是什么东西就无从知道了,整个过程就象在做一张黑色的大面饼。接下来就是最关键的一步了,做好的泥饼被放到早已用炭火烤得温热的模具上,经过师傅的一陈拍拍打打,泥和模具就贴合起来。这时师傅把泥和模子一翻,拿起一把小刀,在慢慢转动的泥胚上轻轻的划动,一圈泥条就掉下来了,那小刀又蘸了水在那沿口上抹上一圈,一个光滑的漂亮的沿口就做好了。师傅把那模子取下来,把做好的泥坯就象捧着满满的一盆水那样捧起来,放到旁边。这时,师傅必会对一旁观看或是拍照的人说,别碰啊!还软着哩!于是人们就远远的看那着刚完成的坯子,看着那坯子上蒸蒸的热气在从破窗里射进来的那几束冬日的阳光中慢慢的消散……
期间,师傅又捏出一块泥,拍拍打打起来了……

青砂器制作工艺·砂锅 摄影:傅文洵

青砂器制作工艺·砂锅 摄影:李谊民

青砂器制作工艺·砂锅 摄影:陈建军
若是制壶的话工艺会复杂一些,先要制壶体,师傅会做两个类似锅子的胚子鸡肉炖土豆,然后对扣起来,上边那个锅子是没有底的,正好就是壶口定制幸福,然后就是做壶嘴、壶盖、壶把,经过师傅的巧手修饰,一把砂壶就做好了。

青砂器制作工艺·砂壶 摄影:曾全国

青砂器制作工艺·砂壶 

青砂器制作工艺·砂壶 摄影:藏策

青砂器制作工艺·砂壶 
上图为蔚县南留庄镇白河东村王氏青砂厂的厂长——王启杰,青砂器最不景气的时候只有他一家人还在坚守着分传统的工艺。现为蔚县青砂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干坯
做好的青砂器坯子,先要放在房里阴干,这个过程可能是几天,也可能是十几天,要注意得是刚开始不能用风吹胚子,不能干得太快,以免胚子开裂。等坯子干透后,在烧制时还要先放到炉边烘烤,使坯子进一步干燥,并预热,为下一步烧制做准备。

青砂器制作工艺·干坯

青砂器制作工艺·干坯

青砂器制作工艺·干坯
烧制
烧制是整个青砂制作中最重要的一环,稍有不慎便是前功尽弃。